论坛首页>>锣鼓行当>>秦腔传入及川北河道川剧弹戏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美丽的马泉河
等级:普通会员
头衔: 圈内人士
星数:
帖数:2
精华:0
明煋豆:0
消息:
  查看资料
发布于:2019-04-08 09:24
字体大小: 1#

秦腔传入及川北河道川剧弹戏

      川剧的四大支流派中,川北河道以唱弹戏为主。而弹戏的前身就是秦腔,亦称山陕梆子。 最早产生于山西、陕西两省交界的商州、同州一带。其声腔主要吸收、改造山、陕地区的民歌 和说唱而来,音调高亢、激越,以枣木梆击节,声音“桄桄”。??

    川北河以嘉陵江的南充为中心,包括渠江、涪江一带的西充、三台、遂宁、渠县、达县、 篷溪、阆中等地。这些地区与秦地毗邻,陕西移民较多。秦腔借助陕西商人经济上的支持, 常有班社在川北城乡演出,且演出的次数很多,所谓“千余台戏一年看”(《成都竹枝词》) 。当时川北不少城市都有“三秦会馆”的设立,秦腔也到会馆演出。清康熙出宰绵竹的陆箕永在一首竹枝词中写道:“山村社戏赛神幢,铁板檀槽柘作梆。一派秦声浑不断,有时低去说吹腔。”《成都竹枝词》还有一首诗记载了当时的演出情况:“会馆虽多数陕西,秦腔梆 子 响高低。现场人多坐板凳,炮响人声散一齐。”可见当时秦腔在四川演出已是很普遍的事了 。秦腔在川北长期演出过程中,与川北语言结合,并受地方民间社戏民间音乐的影响,逐渐发生衍变,形成了具有自己独特艺术风格和浓郁的四川色彩的弹戏。开始弹戏与昆曲、吹腔同台演出,不断吸收自身需要的音乐和表演技巧而走上独立发展的道路。弹戏在清雍正时就 已在四川广泛流行。雍正七年(1729),四川提督黄廷桂的奏折中写道:“驻藏銮仪史周瑛, 抵 藏之后,竟于川省兵丁队中,择其能唱乱弹者,攒凑成班,各令分以角色,以藏布制造戏衣 ,不时装扮歌唱,以供笑乐,甚失军容。”说明川人会弹戏,喜弹戏者较多。??

    弹戏与秦腔比较,唱句结构都是以七、十句为基本句式,多为对偶,音乐是板式结构,如〔慢板〕、〔流水板〕、〔散板〕、〔垛板〕等,而且板路都有甜平(皮)和苦平(皮)之分,与秦腔欢音、苦音的唱腔大致相同。弹戏利用甜、苦两类不同曲调的相互转接来表现人物情 绪的发展变化。伴奏乐器以梆子击节为主,还有盖板胡琴。所以弹戏也叫川梆子、盖板子。弹戏老艺人在传艺中常告诫学徒:“唱弹戏要带‘陕味’才好听。”??

    至于川腔秦腔为什么叫弹戏,清人李调元在其《剧话》中有所解释:“俗传钱氏《缀白裘 》外集,有‘秦腔’始于陕西,以梆为板,月琴应之,亦有紧、慢,俗呼‘梆子腔’,蜀谓 之‘乱弹’。”“弹戏者,当乱弹之简称也。”??

    当时川弹戏著名班社有小太顺班、义泰班、聚瑞班、明珠班等。其中小太顺班以唱三国戏 见长。南充义泰班常演《春秋配》、《梅绛亵》、《花田错》、《苦节传》(即今《芙奴传 》)四大本,还有《杀狗》、《烧绵山》等剧。著名弹戏艺人有肖金臣、陈泽州、鲜耀山、董清平、李翠香、李明扬、周卿珊、白友生、况云山、赖素莲、罗小凤、魏香庭等。??

    建国后,川剧弹戏以其独特艺术驰名省内外,如《芙奴传》、《乔老爷奇遇》、《合缝裙 》、《香罗帕》、《琴房送灯》等都为观众所喜爱。川剧发展史上对于川剧及川剧弹戏发展做出重大贡献的有艺人魏长生和文人李调元。魏长生,字姚卿,1744年出生于成都附近的金 堂县。兄弟三人,他行三,故名魏三。他小时因家贫穷,当过学徒,后随唱秦腔的陕班去陕地学秦腔。旧社会学戏,特别学唱旦行,有辱家族,不准进入宗祠。故长生只是他学艺的名字,本名叫魏朝贵。??

    魏长生学艺返回四川前,据说曾随班在江南一带演出过,接触来自弋阳声腔系统的吹腔和 徽腔。后于乾隆四十(1774)首次进京献艺,虽未成功,但对京师剧坛,昆、秦、梆、弋诸 腔优劣及观众趣味有所了解。他回川后,与川剧艺人一道,对川秦腔进行了革新,将胡琴用 于川秦腔之中,月琴副之,同时采用梆子和唢呐等乐器,把一部分昆词改唱梆子或吹腔,使 之合于丝竹,形成了别具风格的川秦腔。有人称之为“琴腔”。周贻白先生在《中国戏曲发 展史纲要》中也说:“魏长生所唱虽为秦腔,但系来自四川,……魏既为四川金堂人,金堂接近成都,其所唱当为之川剧弹腔老调。”??

    与魏长生同时代的人唐英在《古柏堂传奇》、《张骨董》的第一出落场诗中有“李成龙借老婆夫荣妻贵,张骨董为朋友创古今传奇。打梆子唱秦腔笑多理少,改昆调合丝竹天道人心 。”前两句是概括了张骨董借妻戏的内容,后两句点出改昆调合丝竹是当时地方戏曲发展的趋势,正应了“月琴、弦子与胡琴,三样合成绝妙音了。”(叶调元《汉皋竹枝词》)??

    由此可见后来魏长生去北京演出的,并非陕秦腔,而是经过改造过的川秦腔,包括了弹戏 、琴腔、吹腔融合的艺术。1950年,京剧大师程砚秋写过一篇《西北戏曲访问小记》,他说 :“提起秦腔,不由使人联想到魏长生,魏长生所演秦腔是什么样子?我们不曾看见过,但 从《燕兰小谱》一类的书上看来,可以断定其唱法是很低柔的。现在的秦腔,唱起来却很粗豪,似乎不是当年魏长生所演的一类。”是很有见地的猜想。魏长生除对声腔改造外,还首 创“踩跷”和梳水头、贴片子。《梦华琐簿》载:“歌楼梳水头,踹高跷二事,皆魏三作俑 ,前此无之。”“踩跷”就是旦行脚色在脚下绑上跷板,用长长的跷带子将跷板与脚牢牢地绑在一起,外面再套上一双特别的绣花尖头小鞋,就成了中国封建社会妇女的缠足,所谓“ 三寸金莲”也。这样旦角演员在台上表演一可增加演员身长;二舞蹈时,裙裾飞飘,金莲旋 转,显现古代女性娇美,正所谓“百蝶凤裙正水开,双莲金城故低回。凌波满目生尘路,洛水神妃锦水来。”(《金台残泪记》)??

    梳水头、贴片子是旦行脚色头部化妆的一种方法。早先唱戏的是男子,妇女也由男子来扮 演,头部缺乏女性美,梳水头、贴片子弥补男扮女之不足,并且还可上头面。梳水头就是在 头上四周勒水纱。它由黑丝制成,用时浸水,所以叫梳水头。贴片子就是用头发制成光片,用时蘸刨花水梳平;片子贴于两鬓,叫鬓发片子;盘成小弯贴于前额,叫额发贴片子。如果演员脸面宽大,鬓发片子可往前贴些;如果演员脸面过长,额发片子可往下贴些。反之,则 朝后贴、朝上贴。贴片子,使旦角脸面呈现鹅蛋形的东方古典美。??

    魏长生善于吸收创新,又能刻苦钻研,一唱红遍京师并非偶然。??

    乾隆四十四年(1779),他带徒弟到北京,搭“双庆班”演出,向双庆班的人说道:“使我 入班两月而不为诸君增价者,甘受罚,无悔。”足见他二次进京,对自己艺术胸有成竹。当 时北京也有秦腔戏班,但不被观众赏识,而魏长生的川秦腔一炮走红京师,自然得力于他的 新腔、化妆和表演。据《燕兰小谱》卷五记载魏长生:“以《滚楼》一剧,名动京城,观者 日至千余,六大班子为之减色。”又据《啸亭杂录》卷八记载:“凡王公贵位,以至词垣粉 署,无不倾掷缠头数千百。一时不得识魏三者,无以为人。”??

    魏长生在京演唱剧目,主要是以生、旦、丑为主的调情戏。如《滚楼》、《烤火》、《三英记》、《卖饽饽》、《张三认老婆》、《吃醋打门》、《龙蛇镇》、《吉星台》、《别妻 》、《思春》、《卖胭脂》、《送灯》、《大闹销金帐》、《樊梨花送枕》、《温凉盏》等。??

    魏长生以《滚楼》一剧名动京师。《清代北京竹枝词》中有净香居士主人《都门竹枝词》 云:“《滚楼》一出最多情。”《滚楼》是什么内容呢?周贻白在《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 中说:“按《滚楼》剧衍春秋时伍员之子伍辛与黄赛花事,一名《蓝家庄》。解放前川剧、赣剧尚传其名目,北京大鼓书中亦有此段,但已无人演唱。”《滚楼》是《蓝家庄》中的一 折,《蓝家庄》说的是楚国大将伍员因父亲伍奢谏劝楚平王不要纳子妇为妻,结果父亲兄长 全家被杀。伍员逃出楚国到吴国帮姬光请专诸用鱼藏剑刺死王僚。姬光继吴国王位后重用伍员。伍员荐孙武为帅,率大兵攻楚。伍员于途中攻关,遇一少年将军抵抗,被他战败,后来才得知此少年将军乃是伍家仅存的一孤儿名叫伍辛。伍辛献关并为前锋,在攻打一楚地时, 遇到一女将,武艺超群,伍辛不敌受伤,逃到蓝家庄。蓝家庄有位蓝姑娘为伍辛调药治伤, 还自愿与伍辛成亲。第二天女将赶到,蓝女藏起伍辛,殷情接待女将,并用酒将她灌醉,扶入自己卧室,然后又将伍辛推了进去,锁了楼门,有意让伍辛与之成婚。待女将酒醒,已失身,怒而拔剑欲杀伍辛。伍辛连跪带滚,女将翻滚追杀。《滚楼》演的就是当中这段。魏长生在《滚楼》中饰女将黄赛花。细致入微地刻画了黄赛花极为复杂的情感。戏的结尾是蓝女 开门,对黄赛花说明伍辛乃名将伍员之子,情愿与赛花双双嫁伍辛为妻。赛花见伍辛年少英 俊,也生爱慕之心,遂应允。??

    《燕兰小谱》卷三记载过魏长生徒弟杨宝儿当时演《滚楼》一剧情况,从侧面可见魏演黄 赛花可谓“尽妍尽致”。记载中说:“魏三初演《滚楼》,宝儿为之副色,一时魏杨并称,犹金菊之借光芙蓉。然其他杂剧风致,亦楚楚可爱,知非默处囊中者。诗云:莺莺呖呖燕喃喃,龋齿迎人媚态含。自是野花偏艳目,称他窄袖与青衫。”??

    至于演《卖胭脂》中的王桂英,《烤火》中的碧莲,魏长生都能描摹出情爱女子的心理, 演得鲜明活泼,富有个性。??

    《燕兰小谱》记魏长生另一徒弟陈银儿演《烤火》也可猜想魏之演技。“余近见陈银儿《 烤火》一出,状女悦男之情,欲前且却,举多羞涩,既而俗念难消,肩背瑟缩,不能自禁。 恍悟咸卦,四五两爻。由心而背,一节深一节,非以月每为莫 不关情处。讲家谓月每在心上,不能感物。此春香之讥陈最良 ,一些趣也不知也,识者当自领之。诗云:‘两美相逢悦有余,目目闰肩耸更踟蹰。顿教悟彻咸其月每,快读儿家无字书。”??

    魏所演的《烤火》乃《富贵图》中一折。《富贵图》汉剧只演《少华山》从“烤火”到“落店”。也叫“烤火下山”。滇剧、川剧、徽剧、梆子、京剧均有此剧目。嘉庆年间,贵州督学李宗日方编《黔记》中收有《贵州竹枝词》,其中有首诗:“板凳条条坐绿鬟,娘娘庙看豫升班。今朝比似昨朝好,烤火连场演下山。”可见此剧 在当时贵州演出也很火爆。《烤火》说的是唐朝杨国忠奸党臧昂,欲强娶殷参军之女殷碧莲 为妻,殷乃携女碧莲出走,不料行至少华山,为侠盗袁龙劫上山寨。袁龙有友倪俊,时在山 寨。袁见碧莲与倪俊才貌相当,强迫二人在山寨成婚。倪俊在家园由父母作主已与傅金莲订婚,并有富贵图为凭。故无意再娶。时值天寒孤男寡女二人被关在洞房之内相对烤火,坐以待旦。碧莲见倪俊文雅规矩乃是一君子也,心中已生爱慕之心,几次想与之置腹交心,托以终身,只是羞于启齿。待天快明时,碧莲求其援助,倪此时已动心,遂赠富贵图碧莲而别。 天明倪俊下山落一店,适为碧莲之婢秋香所开。再说奸贼臧昂亲领官兵前来剿山,被袁龙杀了。后来袁龙让殷家父女携图下山,在店中遇到倪俊,倪让他们父女先到自己家乡暂住。倪 俊则进京赶考,后得中状元归家,经三家老人相劝,倪俊终于与殷碧莲、傅金莲成婚。此剧后面无积极意义,表演亦无戏剧情趣,故多演烤火到下山为止。所以诗有“烤火连场演下山 ”之说。??

    魏长生善演莺啼燕口转、媚态可掬的情爱女性,其化妆也十分讲究,达到形似神似之境界。所以后来川剧艺人中曾有过如下离奇之传说,说乾隆爷的一个女儿死了,皇后终日思女以泪洗面。乾隆听说魏长生扮演女性维妙维肖,巧绝天下,于是宣长生入宫中演戏,以娱后妃。魏长生扮戏上场,皇后十分惊喜道:“哎呀,我的女儿转世了。”于是要认魏长生为“干女”,魏长生只得八拜皇后为“干娘”,以后便常扮“干女”入宫侍母。??

    魏长生在京几年,高超的演艺“使京腔旧本置之高阁,一时歌楼观者如堵,而六大班几无人过问,或至散去。”(吴太初《燕兰小谱》卷三)六大班指乾隆年间在京演唱京腔兼昆弋的地位显著,名声显赫的大成班、王府班、余庆班、裕庆班、萃庆班、保和班之称谓。它们曾一度在天子脚下菊坛称霸一时,后因循守旧,老剧目、老面目、老一套表演,渐而曲高和寡,知音愈少。当时有人写诗戏道:“脸涨筋红唱未全,后场锣鼓闹喧天。主人倾身摇头赞 ,今日来听戏有缘。”“小旦俱过强壮年,黑丝满腮边。依然打扮行筵畔,膻气通身敬鼻烟。”与此相反,魏长生川秦腔新剧目、新演员,唱念做工别出新格新样,京师观众无不欢喜附和,致使京中大班几无人过问,不得不兼演魏之秦腔,以求生存。据《燕兰小谱》载 :“王府班名旦有二、刘黑儿演《葡萄架》一剧享誉京师。白饰潘金莲,刘饰婢女春梅。但自魏长生唱《滚楼》一剧轰动京师之后,白即辍演该剧。吴太初曾经记诗感慨此事,诗云:“宜笑宜嗔百媚含,昵人娇语自喃喃。风流占断葡萄架,可奈楼头有魏三。”后来他二人竟改搭魏之永庆班唱魏腔了。魏长生演女性楚楚动人,别有情韵,其爱徒也有乃师之风范。《燕兰小谱》载:“杨宝儿(太和部)贵阳人。素靥娇憨,有柔媚妮人之态……嗟乎!两省工伶都 下,素无闻者,今唯二童子(另一人为永庆部张喜儿,与杨居同一堂子)争艳竞媚。”??

    魏长生师徒演唱剧目多为男女情事,表演中也难免有一些过分描拟,刺激了封建礼教,另外,六大班后台又多为皇室显贵,他们视京腔、昆弋为正统,目魏长生之川秦腔为邪门,所 以于乾隆五十年(1785)由步军统领五城出示禁止秦腔演出。“概令改昆、弋两腔,如不愿 者,听其另谋生理。倘于怙恶不遵者,交该衙门查拿惩治,递解回籍。”(《钦定大清会典事例》)魏长生后来在京昆弋班改唱歌忠烈斥奸顽之教化戏,如《铁莲花》、《香莲钏》, 声容如旧,风韵弥佳,说明其艺术造诣全面多样。乾隆五十三年(1788),魏长生毅然离京下 扬州。扬州当时是江南江北交通要冲之地,商家如云,商业如日,自然也促进戏曲繁盛,花 雅兼备,诸腔杀阵,群优荟萃。扬州最大盐商,著名戏曲活动家江鹤亭常征本地和外地戏班 来扬州演出。魏长生到扬州后,又以魏腔风靡扬州,为江鹤亭坐上客。赵翼在《檐曝杂记· 梨园色艺》载:“岁戊申(乾隆五十三年),余至扬州,魏三者,忽在江鹤亭家。酒间呼之登 场。”李斗《扬州画舫录》卷五记载他“演戏一出,赠以金。”以至昆班子弟亦有背师而学者。如安庆名旦郝天秀,曾学过魏长生《滚楼》、《送枕头》之类。所以焦循在《花部农谭》中说:“自西蜀魏三几,倡为淫哇鄙谑之词,市井中樊八,郝天秀之辈,转相效法,染及乡隅。”可见魏长生在江南也是影响很大的。

    魏长生由川进京后南下,到扬州苏杭再沿江北上经汉口归四川的演出活动,对京师及扬州 乃 至全国各地的戏曲演出都产生过一定的推动作用。可以说是由他揭开花雅之争的重要一页。 乾隆五十七年(1792)前后魏长生返回四川,在成都住十年之久,常与当时四川戏曲理论家李调元一起切磋剧词、声腔、表演,继续推动川剧艺术的发展。??

    嘉庆五年(1800)魏长生复入京都,在台上丰姿不减当年。第二年搬演《背娃进府》中的表大嫂,下场病发,后卒于旅邸,年五十有九。??魏长生之徒多达四十余人,其中杨宝儿、陈银儿、蒋四儿和刘朗玉为翘楚。??

    对川剧作出贡献的还有戏曲理论家文学家李调元,字羹堂、赞奄、鹤州,号雨村,童山蠢 翁,1734年出生于四川锦州(今四川锦阳)。乾隆二十八年(1763)考中榜眼,由吏部主事迁考 功司员外郎。历任广东学政,直隶通永道。因弹劾永平知府,得罪权臣和坤,充军伊犁。后因母老,用百金才得以赎归故里。戏曲理论著作有《雨村曲话》、《雨村剧话》等。他与魏长生相交甚厚,文士和艺人携手为川剧艺术发展曾起过重要作用。川剧弹戏的四大本《春秋配》、《梅绛亵》、《花田错》、《苦节传》经李调元润笔整理,使之更适合弹戏演唱。李调元对川剧所作贡献,为川剧艺人推崇,被尊为“川梆子”弹戏的导源人。??

    魏、李逝世之后,徽腔崛起。徽班演出,剧目不局限“男女私情”的生旦戏,它合“京”化“秦”,诸腔皆备,文武昆乱不挡,并根据观众欣赏要求,顺应时代潮流,演出各种类型 剧目,很快取代魏之川秦腔而风靡京华。这是后话且按下不表。

t0100fcd5c3e605f6c4.jpg

个人签名
555
IP 属地:成都
相关帖子
收藏 顶  踩 
0
1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
seo seo

消息内容

×
消息长度最多可添加100个汉字或者200个字母

回复内容

×

编辑回复内容

×